《寄生虫》原着剧本:一刀未剪,说出电影来不及说的故事!

写乐文化

文|奉俊昊、韩珍元

译|葛增娜

对话:采访奉俊昊导演

似乎可以回朔到 2013 年。像是《骇人怪物》或《玉子》,还可以说在蚕室大桥看到幻影,或是经过梨水交叉路的桥下时,想像看到很大的猪等,有可以说出来的原因(笑),可是这一部却没有。

《寄生上流》原本的片名是《décalcomanie》*。原本构思剧本的素材时,浮现了两个家庭的故事。因为暂定名称是《décalcomanie》,我的构想是对称的有钱人和贫穷人,两个四人家庭。到了 2017 年,地下室的夫妻出现,剧本的结构改变了,变成一个房子里住着三个家庭。从 2013 年秋到 2015 年为止,只有十五页的摘要,到那时为止一直都是两个家庭。

约 2015 年时,我将十五页的故事摘要提供给 BarunsonEA 制作公司,我也提供给洪垧杓摄影导演一份,那时的片名就已经是《寄生上流》了。然后贫穷的基泽一家人变成了主角。

我打破了两个家庭对等的构想,变成站在贫穷家庭的立场上,渗透进有钱家庭的结构。不过到那时为止,摘要的后半部不是现在的结局。雨天从雯光按下门铃开始,电影往无法预测的方向暴冲的后半部内容,全都是在最后三个月写出来的。

2017 年 8 月浮现了那样的构想后,后面的内容就全部改写了。(确认时间后)2017 年 8 月 7 日,约好和金雷夏前辈一家人聚餐,在开车前往的路上,突然想到在强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弱者之间决一死战的概念,即弱者在强者不知情的时候彼此打斗的画面,从那时候开始就一气呵成了。

我的 iPad 里有笔记 App,我把所有东西都写在上面。上面写着纪录的那天是 8 月 7 日,"朴社长全家人去两天一夜的露营,南基泽一家人……"怎麽姓"南"呢?我原本好像设定姓"南",后来才改成"金",因为姓"金"最普遍。

"南基泽一家人决定四个人喝酒助兴(大肆庆祝的气氛,成功入侵)。正当举起酒杯庆祝时,叮咚。之前的阿姨来敲门,然后地下室出场,另一个四人出现了。"一开始设定时,住在地下秘密空间的不是夫妻,而是四人家庭。可是包含小孩的四个人住在地下室的状况不太真实,所以才改成夫妻。

上面写着"在屋主离开的两天一夜,毫不相干的两家人在别人的家里打斗的可笑场景。""趁屋主不在家,寄生虫们展开肉搏战。当屋主回来的瞬间,一切都变得乾净和明亮,没有一丝灰尘或一滴雨滴。秘密没有曝光,有钱人毫不知情。"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去了温哥华一趟,在那里我开始正式撰写剧本。尾声的部分,爸爸和儿子用摩斯密码联系,儿子说要把那栋豪宅买下来,那个部分是我在温哥华的斑马路前等红绿灯时想出来的。那时心想着会变成悲伤的结局呢,这件事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寄生上流》原着剧本:一刀未剪,说出电影来不及说的故事!

写乐文化

文|奉俊昊、韩珍元

译|葛增娜

对话:采访奉俊昊导演

似乎可以回朔到 2013 年。像是《骇人怪物》或《玉子》,还可以说在蚕室大桥看到幻影,或是经过梨水交叉路的桥下时,想像看到很大的猪等,有可以说出来的原因(笑),可是这一部却没有。

《寄生上流》原本的片名是《décalcomanie》*。原本构思剧本的素材时,浮现了两个家庭的故事。因为暂定名称是《décalcomanie》,我的构想是对称的有钱人和贫穷人,两个四人家庭。到了 2017 年,地下室的夫妻出现,剧本的结构改变了,变成一个房子里住着三个家庭。从 2013 年秋到 2015 年为止,只有十五页的摘要,到那时为止一直都是两个家庭。

约 2015 年时,我将十五页的故事摘要提供给 BarunsonEA 制作公司,我也提供给洪垧杓摄影导演一份,那时的片名就已经是《寄生上流》了。然后贫穷的基泽一家人变成了主角。

我打破了两个家庭对等的构想,变成站在贫穷家庭的立场上,渗透进有钱家庭的结构。不过到那时为止,摘要的后半部不是现在的结局。雨天从雯光按下门铃开始,电影往无法预测的方向暴冲的后半部内容,全都是在最后三个月写出来的。

2017 年 8 月浮现了那样的构想后,后面的内容就全部改写了。(确认时间后)2017 年 8 月 7 日,约好和金雷夏前辈一家人聚餐,在开车前往的路上,突然想到在强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弱者之间决一死战的概念,即弱者在强者不知情的时候彼此打斗的画面,从那时候开始就一气呵成了。

我的 iPad 里有笔记 App,我把所有东西都写在上面。上面写着纪录的那天是 8 月 7 日,"朴社长全家人去两天一夜的露营,南基泽一家人……"怎麽姓"南"呢?我原本好像设定姓"南",后来才改成"金",因为姓"金"最普遍。

"南基泽一家人决定四个人喝酒助兴(大肆庆祝的气氛,成功入侵)。正当举起酒杯庆祝时,叮咚。之前的阿姨来敲门,然后地下室出场,另一个四人出现了。"一开始设定时,住在地下秘密空间的不是夫妻,而是四人家庭。可是包含小孩的四个人住在地下室的状况不太真实,所以才改成夫妻。

上面写着"在屋主离开的两天一夜,毫不相干的两家人在别人的家里打斗的可笑场景。""趁屋主不在家,寄生虫们展开肉搏战。当屋主回来的瞬间,一切都变得乾净和明亮,没有一丝灰尘或一滴雨滴。秘密没有曝光,有钱人毫不知情。"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去了温哥华一趟,在那里我开始正式撰写剧本。尾声的部分,爸爸和儿子用摩斯密码联系,儿子说要把那栋豪宅买下来,那个部分是我在温哥华的斑马路前等红绿灯时想出来的。那时心想着会变成悲伤的结局呢,这件事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寄生上流》原着剧本:一刀未剪,说出电影来不及说的故事!

写乐文化

</p>

我的摘要里没有结局,只有各种构想。包含四个人入侵后大肆举杯庆祝,然后全家人都冲昏了头,等有钱人的家人分别回来时,一个一个处理掉,最终基泽一家人没办法离开那个房子,只能关在那里生活等,有好几种不同版本的构想。

在那个情况下,2015 年我把我的摘要交给《铁原之旅》(暂译,英文片名:End of winnter)的金大焕导演(音译),请他帮忙撰写剧本的初稿。等到正在进行《玉子》后制作业的 2016 下半年,我把金大焕先生写的版本,和我写的摘要拿给《玉子》演出部的韩珍元。

那之前的三个月,他一边跟我讨论,一边调查及收集了各种资料。他实际采访了司机和帮佣,也收集了空间相关的资料和照片……他真的做了很多功课。在那之后他才成为《寄生上流》演出组的编剧。不过和金雷夏前辈吃饭的那天,构思和故事全都改变了,目前完成的电影都是那个 8 月后历经三个半月写出来的内容。2017 年我亲自撰写剧本,后面一半以上的内容全都改掉了。

前一个版本的对白和场景,只留下了部分的痕迹。例如韩珍元写的有基泽说的:"三十八度线以南的大街小巷都没问题。(#32);『就像某种"陪伴"…』(#32)等对白;"临场作战,靠的是气势。"(#16)我保留了这些对话。

至于金大焕导演,因为更是初期写的,留下来的痕迹并不多,不过他本身因为毕业于美术系,曾经当过美术家教,所以留下了那些部分。基宇第一次到豪宅后,对莲乔说:"这画的是猩猩吧?"然后莲乔回答:"这是自画像。"(#17),那个部分就是金大焕导演写的。我记得在《玉子》正式上映的那年(2017年)最后一天,第一次把剧本交给 BarunsonEA 制作公司的郭信爱代表,隔天再把剧本拿给宋康昊前辈。

宋康昊演员,崔宇植演员是从一开始就预设好的,再加上朴玿谈演员也几乎已经确定了。我一边看着贴在墙上的基宇、基婷兄妹的照片,一边写剧本。这次出版的剧本,应该是开拍前的最终稿,那时最后增加的部分,就是基泽躺在体育馆里说的话,绝对不会失败的计画就是没有计画(#112),这句话有点好笑又充满绝望,但这是该跟儿子说的话吗?(笑)有点好笑又有点凄凉。

我认为这个场景非常重要,原本草稿里没有这个场景,印象中我真的花了很多心力写这个部分。分镜图上可以看到基泽用手臂遮着眼睛,说出很长的一段对白。其他的部分都是在分镜图的阶段逐渐增加,或是在后期录音时补上去的。剧本会一直不断地改变,就像有生命的生物。

《寄生上流》原着剧本书封/写乐文化出版

(以上为写乐文化出版《寄生上流》原着剧本书摘)

Last modification:March 23rd, 2020 at 08:2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