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小公主打破沉默!Netflix纪录片《泰勒丝:美国小姐》拆解天后如何摆脱政治冷感

twitter

以美国流行天后泰勒丝(Taylor Swift)为题材的纪录片《泰勒丝:美国小姐》(Taylor Swift: Miss Americana),已於一月底正式在Netflix上架,纪录片讲述了她由17岁乡村音乐小公主的形象入行,一步一步走到现年 30 岁成为了美国流行天后,背後曾经历多次的中伤、不安、压力。除了演出及生活点滴,片中亦记述到她的脆弱一面,谈论到自己患上厌食症、母亲患癌等生活的变化。

 

不过影片中涉猎最多以及最大篇幅的变化,主要落在 22 岁至 27 岁期间,泰勒丝对自身话语权的看法,曾经她认为:乡村歌手的特质之一,便是不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政治观点,让人们去过自己的生活。

 

 

22岁时泰勒丝接受访问曾经表示:我只是一个22岁的歌手,我不肯定人们是否想知道我的政治观点,我觉得他们比较想听我唱关於分手和感情的歌曲。一队美国女子组合Dixie Chicks更将这个道理深深的烙在泰勒丝脑海中。

 

美伊两国开战前,Dixie Chicks 曾开口抨击当时的总统乔治布殊,她们的言论引来极大回响,被人们冠上叛国贼、贱货、反美国人等负面称号。泰勒丝回想:在我的演艺生涯当中,唱片公司和发行商只会跟我说:千万别像 Dixie Chicks。不过我很爱她们。

 

出道以来,泰勒丝认为自己极力维护一个好女孩的形象:一个好女孩不会把自己的意见强加在别人身上;好女孩就是微笑挥手然後说谢谢;好女孩不会让人因为她的观点而感到不自在。她曾表示:我有投票权,但我无权告诉别人该怎麽做。

 

多年来极力避免麻烦,把自己不断扭曲以免落人口实,这情况直至她遇上两件事。其一是泰勒丝曾遭电台主持性骚扰,结果她在法庭上胜诉,不过她认为并不是每位受害人也像她一般好运,於是她开始关注女性平权议题、彻底改变她的人生:下一次我有机会改变任何事,我最好想清楚要支持什麽以及我想说什麽。

 

直至到泰勒丝遇上了 2018 年的美国期中选举,当时她对家乡田纳西州的参议员选战颇有看法,因为共和党候选人 Marsha Blackburn 令泰勒丝反感:Marsha Blackburn 投票反对重新授权防止妇女受暴法案,那是用作保护女性不受跟踪、约会强暴、家暴的法案,而他们也反对同性婚姻、反对任何权利。

 

 

於是泰勒丝开始在社交平台上发表对选情的意见,不过此举却令她的团队丝毫高兴不起来。为此泰勒丝与团队们吵了一大架,公司为她的人身安全感到忧虑,买下防弹保姆车之余,更生怕巡演观众减少、传媒报导她反对特朗普等等。

泰勒丝向团队抗辩:这对我实在非同小可,Marsha Blackburn 反对女性同工同酬、反对重新授权防止妇女受暴法案、反对同性平权,这是基本人权问题。我只是需要你们原谅我这样做,因为我做定了。我很难过我两年前没那麽做,即使她最後胜出,至少我试过了。

 

结果,泰勒丝在社交平台上正式发表自己的政治立场:我不能接受自己只站在台上说『大家好,同性恋骄傲月。』但当他们被压迫时却不能发声。结果IG拥有1亿多名粉丝的泰勒丝首度打破不谈政治的原则,令登记做选民的人数大大增加,单日内已多出了 5 万多名选民,当时特朗普幽默笑言:这令我对泰勒丝的音乐少了25%喜爱。

 

往後的日子里,她不时在公开场合呼吁大众投票,虽然最後她支持的候选人 Phil Bredesen 仍是落败。选战过後,她更写下了《Only the young》,希望透过这首作品让年轻群众更关心社会,勇敢让权力转移向自己一方,她认为这样便能改善社会现况。

 

 

【文章授权转载自《香港01》,原文刊於01娱乐】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5th, 2020 at 09:0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