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局》:为了找出真相,你敢跟魔鬼做交易吗?

奇幻基地

爱奇艺原创剧集《逆局》,堪称 2021 最强演员阵容阵容。由金钟视帝周渝民、亚太影后张榕容、金奖演员吴兴国、金钟视帝李铭顺、朱轩洋、曾敬骅、纪培慧等主演,《谁是被害者》导演庄绚维、陈冠仲打造悬疑惊悚全新大作!

周渝民在《逆局》中诠释律师、受刑人及心理剖绘专家等三重身份,精湛的表现有如知名电影《双面人魔》中玩弄人心的汉尼拔医生。问及剧中诠释三个身份如何转换,周渝民表示:"每个角色都有中心思想,剧本角色层次写得很漂亮,边拍摄边跟着角色一起成长。"

《逆局》剧照/爱奇艺提供

《逆局》剧情描述残忍连环杀人分屍案与悬而未解的谜团。热血菜鸟刑警任非(朱轩洋饰演)为破解神秘悬案求助于犯下重罪入狱,被判无期徒刑的警院鬼才教授、辩护律师暨犯罪心理学专家梁炎东(周渝民 饰),联手找出案件背后真凶!复杂烧脑的剧情,让人读后大呼过瘾。

《逆局》原作由《破冰行动》爱奇艺文学奖推理作品首奖畅销作家千羽之城所创作,在台由城邦文化奇幻基地出版发行,已在各大通路贩售。剧集自 9 月 3 日起,每周五晚间 8 点在爱奇艺国际站全网独播。

《逆局》剧照/爱奇艺提供

以下为《逆局.上下册》书摘:

雨从下午开始,一直没停。

老旧社区街道的一整排路灯在暴雨中全部阵亡,由于傍晚时暴雷劈坏了电路,又没人前来维修,致使附近十几栋大楼毫无一点光亮。浓墨般化不开的黑夜里,万籁俱寂的城市,骤雨敲在窗玻璃上的声音宛如粒粒黄豆砸下,成为恶劣天候里的唯一伴奏。

临街那栋大楼的二号公寓五○二室,装潢老旧的小套房中,已经熬了超过四十个小时未阖眼的任非即使入睡了,脑子里绷紧的某根神经仍未放松警惕——他再度陷入那无比简单又恐怖至极的梦境,模糊的影子在眼前倒下,殷红的鲜血迅速全面覆盖视线。胶着在记忆中的画面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睡梦中,任非放在胸前的手颤抖不休。

梦里的这个人死了,死于凶杀,他知道。那麽……这就意味着,现实中同样也有人死了……

某种潜意识里已根深柢固的认知如钢针般刺穿混沌,年轻男人骤然惊醒,猛地坐起来,凌乱的呼吸跟雨打窗棂的声音混在一起,让人内心惊惧恐慌。

就在这时,白亮闪电划过天际,惊雷乍响,喘着大气的任非呼吸一滞。下一秒,放在枕边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几乎是下意识地抓过电话、接通,声音紧绷得似乎下一秒就要断开,"喂?!"

"别睡了,快点过来!去他的,富阳桥下又发现一袋屍块!"

任非几乎是手脚并用、连滚带爬跑下楼,慌忙之中甚至忘了手机内建的手电筒功能可照明。他上车、发动,本田CRV猛蹿出去了十几公尺才想起自己没开雨刷。

他满脑子都是谭队咆哮的那句"又发现一袋屍块",以及惊醒前那个挥之不去的梦,豆大的雨点成串拍击在挡风玻璃上,交织成一张无法挣脱的巨网,将任非连同他的车层层包裹住,在黑暗中引着他走向更深的深渊。

在这种视线极度不佳的恶劣路况中,这位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不要命地将车速飙到了九十。快到富阳桥时,远远就见雨幕里连成一大片的红蓝灯光不断闪烁,将阴郁压抑的气息蛮横地揉进人心里去。

任非连伞都没撑,停了车就往河堤狂奔。因为是暴雨天,又在河堤下,本来就没什麽人,因此现场没拉警戒线。他们队里的几个同事已经在那里,显然比刚入职的新人沉稳镇定得多,除了一个三十六、七岁,身材高大精悍的男人,其他人都穿着雨衣。没跑几步就被淋成落汤鸡的任非,踉跄地站在男人面前,紧缩的嗓音微微发颤,"谭队……"

十五分钟前在电话里咆哮的男人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没说话,眉眼深沉,只看着地上,对任非抬抬下巴。那是个装垃圾的大型黑色塑胶袋,五、六个袋子套在一起,里面都装着几乎快被剁碎的屍块。从某些特徵明显的组织上可以看出的确是人类屍体,但是屍块己被水浸泡过久、开始腐烂,塑胶袋也有破损,即使骇人的血色早被河水冲淡,露出的惨白看上去却越发惊悚。

任非喉咙发乾,眉心几乎拧成一团,目光与蹲在屍袋旁边的胡雪莉对上。他张嘴欲言,大队长谭辉却已面无表情地先一步开口:"我们接获报案赶到时,现场已经被破坏成这样。"

"……谁报的案?"

同队里又矮又瘦的石昊文,哑着嗓子指指大约三公尺外跟老刑警乔巍一起站着、双手环抱肩膀正瑟瑟发抖的女人,"就是那个女人,她说自己原本打算跳河寻死,却发现这个黑色塑胶袋,打开来看见里面是屍块才报警。"石昊文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怀疑。任非这才仔细打量起那个女人。女人纤细高燚,披着比身材大了不止一号的谭辉的雨衣,遮在雨衣帽子下的刘海到现在还滴着水。

任非紧紧盯着那女子,那女子也用惶然怯弱的目光回看他。半晌,他几步走过去,湿透的衣服将他的身形包裹得更加瘦削凌厉,当他在女子面前站定时,那副气势简直像一枝被拉了满弓、蓄势待发的利箭。

"你为什麽要自杀?"

"……不想活了。"女人犹豫地嗫嚅着。

"一个不想活了的人,还会对河边的垃圾袋感兴趣?这种鬼天气,你从河堤上走下来,打算到河里去自杀,路过这里的时候忽然对这个黑色袋子充满了好奇,于是冒着雨、压着轻生的打算,打开袋子一探究竟—"任非冷笑着勾起嘴角,"你说这种话,自己相信吗?"

双方的距离太近,女人目光闪烁,嘴唇轻轻颤动着,似是已经吓傻,说不出话来了。

乔巍站在女孩身后半步的位置,隐隐挡住了她的退路。显然在场者对女人的说词都有怀疑,决心轻生的人本该是万念俱灰,别说河堤上一个大型黑色垃圾袋,就算是一叠纸钞也未必会多看一眼。

"谭队。"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任非住了嘴,跟其他人一样看向跟他一起叫人的胡雪莉。

这时,始终蹲在屍袋旁的胡雪莉收了工具、摘了手套站起身。她是队里的法医,从事这一行六年了,个性不苟言笑,"与前两起案件一样,这具屍体是被利器肢解,肢解切口看见的痕迹并不完整,可以初步判定凶手为女性、青少年或力量较小者。从部分指关节可以初步判断死者同样是女性,年龄不超过三十岁。能找到的手指皮肤表皮情况已有一定程度的脱落,初步可以断定屍块浸水的时间至少已经有四天。除此之外,目前无法对其他资讯做出判定,至于是不是与前两具遭分屍的死者有同样的特徵,必须等我回去做了验屍,才能得到进一步结论。"

谭辉点了点头,让人协助胡雪莉把泡白、发胀的屍块连同分不出是哪里的碎肉,做了简单封存后再带回车上,然后走到报警的女子跟前。他连续几天几乎没怎麽休息,粗嗄的声音听上去如同在砂纸上磨砺过一般,"小姐,麻烦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回局里做个笔录。"

始终沉默的女人闻言一顿,之后摇摇头,声音抖得如筛糠一样,颤巍巍却很坚决地回应:"……我不去。"

"你放心,我们不会—"谭辉深吸一口气,他本来就不是有耐心的人,这时努力尽量轻声细语地说话,只是话刚起了头,就听见旁边的任非像着了魔似反覆嘀咕着什麽。

他不禁停住,侧耳细听,才听出来任非说的是"不对"。那声音惊疑之中充满压抑的恐惧,如钢针般挑在谭辉的神经上,"……什麽不对?"

"狐狸姊说……屍体,至少被水泡了四天。"

谭辉的声音紧了一下,"你有什麽发现?"

"没有。"任非整个人看似处于一种愣怔的、彷佛被抽空了的状态,他使劲咽了口口水,脱口而出的话在一阵急过一阵的雨声中显得飘忽而不真实,"但在你打电话给我之前,我总觉得又有人死了,是刚死的……但是死的人跟这个被分屍的死者没有关系,他是刚被杀的!"

谭辉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说什麽?"

"谭队!"所有人循声看过去,纷乱的脚步声伴随着胡雪莉去而复返。河堤旁昏黄的路灯下,她眉头紧锁,满脸古怪,手里无意识地死命抓着尚未挂断的手机,往日镇定淡漠的声音充满异样的滞涩,"……前两起分屍的DNA检测结果出来了,可以确定两名死者确实是日前失踪的东大学生陈芸和外地就业人员顾春华,但包裹顾春华肢体的屍袋外面,那滴血迹不是凶手的。"

她顿了顿,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注视下,似乎竭力遏制住急促的喘息,双颊因此僵硬了起来,下一秒,她终于垮下肩膀,"DNA比对结果证明,那滴血……是第一个被害人陈芸的。"

《逆局》原着书封/城邦文化奇幻基地提供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September 4, 2021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