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人生》:母亲、英雄、骗子、杀手,你所认识的,只是片面的她

春天出版

文| 凯琳.史劳特

译|颜湘如

"天哪。"有人轻呼,声音低沉、凶恶,但同时又带着一丝惊讶。

气氛变了。只能这麽形容。小安颈背的寒毛竖起,一股寒意沿着背脊直窜而下,鼻孔张大,口乾舌燥,眼中泛起泪水。

有个声音好像瓶盖猛地弹开。

咖啡杯柄从她指尖滑落,她的视线尾随着它落到地上,白瓷碎片从白色地砖上弹起。

之前有一阵诡异的寂静,但现在是一片混乱。尖叫声、哭喊声,民众或是奔逃,或是双手抱头蹲低下来。

子弹声。

砰、砰。

雪莉.巴尔纳躺在地上,面朝上,手臂大张,腿扭曲变形,双眼圆瞪。她的红色T恤看起来湿湿的,黏在胸口,有些许鲜血从鼻子流出。小安眼看着那条红色细线滑下她的脸颊,进入耳朵。

她戴着小小的斗牛犬耳环。

"不要!"贝琪.巴尔纳哀号道。"不……"

砰。

小安看见那个女人的喉咙深处喷吐出一片血花。

砰。

贝琪的侧面头盖骨像塑胶袋一样倏然爆开。

她往地上侧倒,压在女儿身上,在她死去的女儿身上。

死了。

"妈—"小安喃喃喊道,但萝拉已经来了。她张开臂膀、双膝弯曲朝小安跑来。她张着嘴,睁大的眼中充满恐惧,脸上红点斑斑犹如雀斑。

小安被擒抱倒地时,后脑勺撞到窗子,并感觉到母亲受撞击后猛然从嘴里吐出的气息。小安的视线变得模糊,耳里听见哐啷一声,抬头一看,上方的玻璃开始出现蜘蛛网纹。

"拜托!"萝拉高声喊道。她已经翻身跪起,随即站起来。"拜托,住手。"

小安眨眨眼,接着握起拳头揉眼睛,有微粒刺进眼皮。是灰尘?玻璃?血?

"求求你!"萝拉叫喊着。

小安又眨眨眼。

然后再眨一次。

有个男人拿枪指着母亲的胸口。不是警用的手枪,而是旧西部时代有转轮的那种。他的穿着也像那时候的人:黑色牛仔裤、珍珠钮扣的黑衬衫、黑色皮背心和黑色牛仔帽。枪带低低挂在臀上,有一个枪套,还有一个长皮鞘插着一把猎刀。

帅气。

他的脸蛋年轻、光滑,年纪和雪莉差不多,也许稍微大一点。

但雪莉已经死了。她不会去上乔大,而且再也不会为母亲感到丢脸,因为她母亲也死了。

而现在杀死她们俩的男人正拿枪指着母亲的胸口。

小安坐起身来。

萝拉只剩一边乳房,在左边,盖住心脏的那边。右边被医生切除了,至今尚未接受重建手术,因为她一想到还要去找另一个医生、再经历另一次手术就受不了,而现在这个站在她面前的杀人凶手眼看就要往她那侧的胸部开枪。

"ㄇ……"完整的字卡在小安的喉间,她只能用想的……

妈。

"没事。"萝拉的声音镇定、自制。她两手伸在前面,好像能徒手抓住子弹似的。她对那个人说:"你可以走了。"

"去死啦。"他两眼倏地转向小安。"你的枪呢?你这死条子。"

小安全身瑟缩,感觉好像就要收束成一个球。

"她没有枪。"萝拉的口气依然从容不迫。"她在警局当秘书,她不是警察。"

"起来!"他对着小安大吼。"我看到你的警徽了!站起来,死条子!做你该做的事啊!"

萝拉说:"那不是警徽,那是个象徵性的标志。你冷静一点。"她伸手在小安身上由上往下拍,就像以前哄她睡觉那样。"小安,你听我说。"

"应该是听我说,你们这两个臭贱人!"男人口沫横飞,举起枪在空中挥舞。"站起来,臭条子,下一个就是你。"

"不,"萝拉挡住他说:"下一个是我。"

他回头看着萝拉。

"开枪啊,"萝拉坚定的态度不容置疑。"我要你开枪射我。"

《碎片人生》书封/春天出版提供

以上为《碎片人生》书摘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March 8, 2022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