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谁在说谎》:五个学生走进课后留校教室,只有四个活着离开

春天出版

作者: 凯伦.麦马纳斯

译者:尤传莉

第一部 赛门说

1

布朗雯

九月二十四日,星期一,下午二点五十五分

一卷性爱录影带。一桩怀孕的恐惧。两件劈腿的丑闻。这还只是本周最新消息。如果你对湾景高中的一切所知,都是来自赛门.凯勒的手机app"关于那个",你就会很好奇大家怎麽会有时间去上课。

"老新闻啦,布朗雯,"一个声音在我后头说,"等着明天的贴文吧。"

该死,我好恨被人家发现我在看"关于那个",尤其是被这个app的开发者逮到。我放低手机,把我的储物柜轰然关上。"你接下来要毁掉谁的人生,赛门?"

赛门跟上来和我一起往前走,其他学生都涌向出口,我们却是朝着反方向。"这是公共服务,"他轻蔑地挥了一下手。"你在帮瑞基.克罗利当家教,对吧?你难道不想知道他在卧室里头藏了个摄影机?"

我才懒得回答。瑞基.克罗利长期嗑药昏了头,我接近他卧室的机率,大概就跟赛门忽然有了良心一样低。

"总之,是他们自找的。要是大家不撒谎、不劈腿,我这app就经营不下去了。"赛门冰冷的蓝色眼珠把我加长的步伐看在眼里。"你急着要去哪里?又要去忙那些了不起的课外活动?"

是就好了。彷佛在嘲弄我一般,一则警告掠过我的手机:数学竞赛者练习,下午三点,纪元咖啡店。接着是我一个队员发来的简讯:艾文来了。

当然了。可爱的数学竞赛者艾文—这个形容听起来像是讽刺,其实不是—好像总是会挑我缺席的时候出现。

"不算是。"我说,根据一般通则,尤其是最近,我尽量不要给赛门任何资讯。我们推开通往后楼梯的绿色金属双扇门,这里是湾景高中肮脏、黑暗旧校舍和明亮、通风新翼楼的分隔线。每一年都有更多家庭住不起圣地牙哥,往东搬到二十四公里外的湾景镇来,期望他们的纳税钱可以买到更好的公立学校经验,不再只是老旧的爆米花天花板,以及刮痕累累的亚麻仁油地板。

我来到三楼艾佛瑞老师的实验教室时,赛门还跟在我后头,我半转身、双臂在胸前交抱。"你不是要去什麽地方吗?"

"是啊。课后留校处罚。"赛门说,等着我继续往前走。但是我没走,而是抓住门钮,于是赛门爆笑出来。"你开玩笑吧。你也被课后留校了?你的罪名是什麽?"

"我是被冤枉的。"我咕哝道,把门拉开。里头已经有其他三个学生坐好了,我暂停下来看着他们。不是我预料中的那些人,除了一个。

奈特.麦考利的椅子往后倾,嘻皮笑脸看着我。"你走错教室了吧?这里是课后留校教室,不是学生议会。"

他当然对这个教室很熟悉。奈特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麻烦不断,我们大概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断了来往。我听谣言说他现在是处于缓刑期间,因为被湾景警察局抓到……不晓得什麽原因。有可能是酒醉驾车;也可能是贩卖药物。他是知名的药头,不过我所知道的都是纯理论。

"你们那些评论就省省吧。"艾佛瑞老师在写字板上打了钩,然后在赛门进来后关上门。下午的太阳照进教室后墙上那排高高的拱顶窗,在地板撒下一片片三角形的阳光,窗下停车场后方的球场传来美式足球练习的模糊声音。

我坐下来,此时库柏.克雷把一张纸揉成球,低声说,"注意了,爱蒂。"然后把纸球朝对面的女孩丢去。爱蒂.普兰提思眨眨眼,不太确定地微笑着,让那颗纸球掉到地板上。

教室的时钟缓缓朝三点迈进,我看着指针,有种深感不公平的无助。我根本不该在这里的。我应该在纪元咖啡店,隔着微分方程式跟艾文.尼曼笨拙地调情才对。

《看谁在说谎》书封/春天出版社提供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October 12, 2021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