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工的人》柯叔元

大慕影艺

由 HBO Asia、myVideo 共同推出,大慕影艺制作的原创剧集《做工的人》(Workers),上周日首播两集即刻被 PTT 网友推爆,掀起热烈讨论。导演郑芬芬以诙谐手法细腻刻画工地文化与工人日常,欢笑背后却藏有淡淡的哀伤。

柯叔元与方宥心突破演员框架,演出个性具有暗黑潜质的"超强铁工"与身不由己的"性工作者",柯叔元首播当晚与一双儿女守在家看电视,方宥心则在拍戏收工后赶紧上网补进度,柯叔元表示,"阿钦跟我本身的孤独感很接近!"方宥心则认为,"珍妮花对沈重过往的轻描淡写性格跟自己满像的。"两人剧中有亲密床戏,方宥心越发成熟的演技令柯叔元刮目相看:"她真的像个女人了!"

柯叔元在《做工的人》饰演技术一流的铁工"阿钦",个性内敛寡言,每天埋首工地赚钱,认真做工的模样,被网友一致公认"柯叔元好帅"。

对于噗咙共哥哥李铭顺的各式求财请愿,总是照单全收,"行走的ATM"的暖男形象深受观众喜爱。柯叔元表示,习惯在看完剧本后,自己再创作一次角色,"阿钦"因为过往的感情缺口而不擅表达,即便寡言,但心中其实有满满的爱,藉由照顾哥哥一家人来感受立足自己的存在,"就像身为演员,时时刻刻要满足很多人的需要,并且达到自己的要求,真的很孤单。"

问及剧中被当做"ATM"的感受如何,柯叔元笑答:"能够帮助家人,我很乐意!"两人在第一次看到《做工的人》剧本时都非常紧张且兴奋,因为大多的戏分都在床上,方宥心坦言,很多时候看似亲密床戏,其实是带出角色心理层面的问题,"用外表或肉体让大家知道我们内心真正的声音。"

柯叔元与方宥心三度对戏/大慕影艺提供

"阿钦"角色内心澎湃,但柯叔元在表演时却不能"太多",常被导演要求不能笑太开,柯叔元表示,"我在戏里都是不会有声音的笑。"他也力赞导演郑芬芬的功力,"这个剧本很好,看似正常、带点戏谑的发财梦,欢笑的背后有着深深的忧伤,导演用黑色幽默定调,但一转头,你就会掉泪,让你无法招架,就像人生,再多计划赶不上变化。"

剧中一场李铭顺带着小鳄鱼投靠他的开箱惊吓戏,柯叔元透露,原本要用假鳄鱼拍,但用假的打开,鳄鱼头不会动很奇怪,放进真鳄鱼『哥哥』后,一打开牠的头又会转向,现场煞费不少功夫才搞定头的方向从哪边出来。"

方宥心饰演的"珍妮花",年轻时就当上未婚妈妈,为抚养女儿,不得已从事一楼一凤的特种行业工作。也是柯叔元在剧中愿意敞开心扉的"钟点情人"。这是她第一次诠释性工作者的角色,"很感谢导演的勇气,愿意把一个这麽有故事的女性角色交给我,许多内心层面的事情沈沈的压着,挑战非常大,但导演也同时给我最大的安全感,所以尽管是我尺度最大的一部戏,但我意外的不太担心。"

本周将播出的第三集中,有一段方宥心快嘴飙脏话的骂人戏,短短 9 秒骂出 51 个字,快到连她自己都吓到,"导演一直叫我加速,再骂快一点,因为骂人是不可能先想再骂的,我就每天当顺口溜、当心经念,因为台词太多脏话,在家练习时还引起妈妈上前关心。"

剧中设定女儿已是高中生,让方宥心一度有点担心自己演不来而向导演求救,导演与她分享了田调过程与心得,她才知道,"为了生意兴隆,她们会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女孩,不说根本看不出来已经有小孩,有些甚至已经是阿嬷了。"戏里,她感受到性工作者的心酸与无奈,佩服她们承担的责任与压抑。

戏外,她自认与珍妮花有某部分喜欢轻描淡写自己满像的,"或许当初是风风雨雨天打雷劈锥心刺痛,但事后谈论起时却像是说别人事情那样的轻松。"她也透露,爸爸以前做过板模,下水道及地下工程的工人,妈妈年轻时是工厂会计,姑姑是染整厂的师傅,因此剧中描绘小人物的生活样貌,让她感到很亲切、特别有感触。

谈起亲密床戏,方宥心印象深刻拍摄前柯叔元会仔细询问导演镜头怎麽拍、会带到哪里、需要哪些肢体触碰,正式拍摄时,柯叔元下半身是完全悬空的,"大概就是棒式核心训练那样的只用手撑,但镜头上呈现出各种你可以想像到的男上女下的律动。"每拍完一个镜头,叔元哥都会询问我"还好吗?",我反而觉得他比较累,像在训练核心肌群!而这次诠释性工作者角色,开拍前方宥心也不停在家练习站姿与走路的样子,"女人味是骨子里的反应,不只是姿态还要从心态去调整,把这些练习调整为一种日常,随时提醒自己。"

《做工的人》剧照/大慕影艺提供

柯叔元相当赞赏方宥心在演技上的成长,"这次的演出她已经可以说是游刃有余,她应该也给自己很多的心理建设,所以演起来很自然。"让我感觉最大的不同就是"她真的像个女人了!"之前觉得她像个小男孩一样调皮捣蛋,这部戏我相信她应该下了很大的功夫,确实看起来很妩媚、动人,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性工作者,很有说服力、也很有味道。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May 13th, 2020 at 08:2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