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脑过《天能》?解读鬼才编剧查理考夫曼新作《我想结束这一切》

Netflix

以下有《我想结束这一切》剧情

鬼才编剧 Charlie Kaufman 的新作《我想结束这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日前在 Netflix 上架,讨论度极高,更有大批观众看完之后大喊烧脑程度超过《天能》(Tenet),完全看不明白。究竟看的是真实还是幻想,加上抽象式结尾,很难让观众一时消化。到底 Charlie Kaufman 想说明甚麽?

电影改编自加拿大作家 Ian Ried 的同名小说,故事看似比起 Charlie Kaufman 的经典作《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简单。剧情讲述一名年轻女子(Jessie Buckley 饰)跟交往 7 星期的男友Jake(Jesse Plemons 饰)一同前往家族农场,探访男方的父母。可惜暴风雪来袭令她受困农场,这一切让她开始质疑自己所认知的一切,反思她对男友、自己和整个世界的看法。

《我想结束这一切》剧照/Netflix

这部两个半小时的电影,场景只有车厢中、Jake 的家和学校,加上大量内心独白,要熬过电影前 20 分钟的对话,对很多观众来说确实是蛮困难。电影发生中的所有事疑幻似真,一切都看似正常,但同时又存在一丝说不出的诡异。

其实熟悉 Charlie Kaufman 作品的话,都知道都要看几次才能完全解读完整故事,几乎所有作品都是围绕真实、虚幻、自我怀疑及改变,但《我想结束这一切》却多了一份想要了断的伤感和寂寞。在看完电影后,有大批观众都感到疑惑,究竟谁是主角?那个校工阿伯是谁?最后是谁死了?

《我想结束这一切》剧照/Netflix

经历了一场别人思考的旅程

比起前作,《我》更加难理解。故事由女主角的独白"我想结束这一切"开始,而整部电影都围绕这句说话。女主角的名字由起初的 Lucy变作 Louisa,然后再变成 Yvonne 和 Ames。同时服装,甚至样貌和身分都不停转变,不断收到自己打给自己的神秘电话。去到农场家中,Jake 的父母时年轻时年老,但同时穿插了校工阿伯打扫毫不相关的画面。

看似杂乱的画面其实有所关联,年轻的 Jake 和女主角其实都是年老的 Jake(即是校工)投射出来的"幻想分身"。现实生活中,年老 Jake 自小没有朋友,生活苦闷,打一份在别人眼中的低等清洁工作,受尽白眼,在社会只是一个隐形人。

而年轻 Jake 和女主角则代表着,感性和理智的挣扎。女主角既博学多才又有主见,对未来充满热诚,这就是年老 Jake 的理智。而戏中所指的"我想结束这一切"并不是简单代表"女主角"想跟年轻 Jake 结束关系,而是年老 Jake 已经厌倦对庸碌的人生产生的无力感,想结束自己悲惨的生命。

《我想结束这一切》剧照/Netflix

为何选择 4:3 的萤幕比例?

不同其他电影,Charlie Kaufman 这次选择了 4:3 的萤幕比例。很多观众都不明白这个做法,其实 Kaufman 想透过这个比例来给观众对于剧情的一个提示。旧式电视的比例多数都是 4:3,这就代表了年老 Jake 家中的旧电视,从而表达两位主角其实就是他本人的幻想。而 Jake 每天就是看着电视度过每一天,看电视亦是他唯一的娱乐,这个 4:3 的画面就是他的世界和幻想世界。

悲惨的结局代表了Charlie Kaufman的终极告白?

贯彻 Charlie Kaufman 过往的作品,意识流的画面一直穿梭整部电影,均带有现实虚幻穿插和惊悚心理的概念。而观众眼中的"无厘头"结局,那支舞蹈其实代表着年老 Jake 最想要的理想生活,他渴求自己的生命包含了爱、快乐和婚姻。可惜最后真实的 Jake 最终敌不过理智,在幻想世界中放过了女主角独自迈向死亡,这个美丽而悲伤的结局,充满了 Jake 的自我厌恶。

另外,有影评人认为这其实是 Charlie Kaufman 对自己事业的终极告白。自《王牌冤家》后,Kaufman 的作品都未大红,纵使在不同大型作品中担任编剧,但一直都像遇到瓶颈一样。在较早前,Kaufman 宣布《我》将会是自己执导的最后一部作品,相信是放弃当导演的心声透过年老 Jake 呈现观众眼前,以后专心当编剧。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September 19th, 2020 at 11:4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