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在《追凶500天》找出女人的韧性 小薰:别把时间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

七十六号原子

《追凶500天》(Kill for love)里黄瀞怡(小薰)从饱受家庭暴力的人生低谷一路开挂,但情绪上所出现的争执、挫折、疑虑、恐惧、冲突都是为了保护身边的家人(弟弟),她在无法预料心思中,让观众看见角色的悲伤与义无反顾的决绝。小薰因迷你剧《追凶500天》获得第 55 届金钟奖迷你剧集最佳女主角入围,曾经被骂过不会演戏的她,近两年多是挑战暗黑类型片,今年金穗奖更因《无尘之地》获得金穗奖最佳女主角。

她认为接下了这麽多黑暗面的戏,透过剧本发现原来人性面这麽多的广与深,"仔细想一想,人本来就因为原生家庭、教育环境这麽不同,一定会造就不同的人。"

在看待阴暗层面上,小薰坦承自己某部份是悲观的,她举例,交往时觉得总有一天一定会分开,然后就会去问对方:"如果今天分手,你会怎样?以后我生病你会顾我吗?变胖了,你会爱我吗?还是我们不要爱、我们分开好了,我一个人也会好好的。"

她认为或许是在感情上有被劈腿的经验,才产生自我否定,觉得自己没那麽好。不过相较感情上不安全感,在生活和经济的安全感却是非常足够,也不担心下一部作品在哪,"我没什麽理财,但我相信剧本适合的就会来了,不适合的我硬去演也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追凶500天》剧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身为独生女,习惯默默承担与背负家庭压力

心里某一块的乐观积极,最大的因素其实也来自于原生家庭。她就形容自己成长过程中,家庭给她的爱是很饱满的,"我不会感受到什麽爱是最浓厚,因为他们给的爱在我的内心里从不缺乏,所以无从比较。"

说起爱,过世的母亲对她是最大的缺憾,比如得奖或入围的喜悦都无法亲自分享,如今只剩跟爸爸相依,她发现他变成了一个小男孩,而自己转换成妈妈的角色,"觉得是颠倒了,爸爸很黏我,他把对妈妈的爱放在我这边,很希望我有空就陪他。"

身为独生女,难免背负家庭压力,小薰习惯默默承担,但仍觉得是甜蜜的负担,女人韧性的极限到哪,她先不去预料,而是选择当下的面对。

《追凶500天》剧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进入"黑涩会"曾感受对自我强烈的怀疑与疲乏

《追凶500天》正因个性鲜明,使她即使不言不语身处在其他角色中,也激荡出有别以往演出的火花。但这样的表演并非一蹴可几,小薰说从小看《还珠格格》时就对自己立下当演员的志愿,只是为何最初入行却是加入"黑涩会妹妹"?她透露因为最初是想去参加综艺"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当中徵求原住民美少女单元,希望藉此机会可以当进去戏剧圈的跳板,"那时我跟妈妈说我要去徵选,妈妈说,你长这样怎麽会上?我就很生气,偷偷寄履历。"

只是没想到当时报名人太少所以取消单元,恰好"我爱黑涩会"要筹组黑涩会妹妹,于是找上小薰聊了一个半小时,"那时我都说不要,因为当时我家住在仙岛(桃园复兴区部落),只看得到三台和民视、公视,没看过后面的其他台,很怕自己被骗。"

当时制作单位与小薰谈了许久,妈妈就说"你就去玩,我看你也不会玩很久",结果不满 18 岁时进了"黑涩会妹妹",在团体里待了四年。

"进团后因需唱唱跳跳,每周练舞就觉得好累,我肢体不是很协调,所以常产生强烈的自我怀疑。"但小薰想着为了有机会演戏,就继续撑下去。如今回头看,当时因节目而受到不少训练,包括应对进退、面对镜头不紧张、如何用玩笑话去转译不想说的话,其实收获不少。

《追凶500天》剧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不过她坦言其实自己在拍电影之前,并不太喜欢单独做专访,也很怕面对媒体,"怕讲错,讲歪也会被骂,所以宁可什麽话都不要说。"但在电影中的表演被肯定有了突破后,她慢慢放下自己的框架,开始很懂得独自面对以往的恐惧。

爱你的人这麽多,不要把时间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

"当女演员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都是脱下自己的包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要哭、要叫、要跑要喊,更多时候是需要丢掉面子上的问题或面对大家的检视。"小薰认为自从进入演艺圈,让她顿时在一夕之间长大了,知道什麽叫做社会、现实和生存。也使得原本爱幻想、天真的双鱼座个性收敛,拍戏之余她想把更多时间放在想做的事情上,"爱你的人这麽多,不需要把时间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

这回演出《追凶500天》备受肯定,性格塑造一幕幕刺心的真实感,也是矛盾人格的结合,她除了透露自己演戏没有技巧,全是把自己百分之百投入角色外,另外就是会听导演的话去演,"因为演员在演戏不会知道自己的状态和样子,演戏每个岗位的人一定都有自己专业的地方,所以我很相信导演要的一定是他蓝图里想要的样子。"

剧中她从家暴家庭中逃离,认识了不同的男人,但每当以为可以在苦难的人生中抓住的最后一块扶木,却仍抗拒不了命运的捉弄,最终以杀夫嫌疑犯遭到逮捕。

《追凶500天》剧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该角色背后所隐藏的原型,其实也是写实生活里女性饱受伤痕的特徵,故事中的她因从小受虐到组成家庭被丈夫家暴后,受害与加害着之间的角色皆相互牵连,"最后一场侦讯室的戏,也是剧中最后被逮捕的桥段,我觉得当时把角色压抑到最顶,说出你真正感受的那种状态下,演得相当过瘾。"

小薰在那场戏哭得令人心酸,剧中角色在演出中每一次布局与筹谋也都相当牵动着观众的心弦。她认为这次演出角色想带出想法在于并非亲眼所见就等同于事件完整真貌,任何事件都要从不同角度与立场去看待。

对应写实环境,她认为大众往往常看新闻标题而定论,但观看者都不是当事人,面对不同论点前,都先多做思考、保留,不做评断,期许自己"不要当一个随波逐流的人"。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September 4th, 2020 at 08:56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