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爱情》:在脆弱的各种样貌里,我们都不是一个人

新经典文化

文| 史蒂夫弗莱曼

译| 吴品儒

不是?不是吗?让我破解你的弦外之音

她甩了我。分手这件事的重点不在细节,而是谁先谁后;她比我早开口甩了我。不过这段关系中没有坏人。我的谘商师要我把这句话每日复诵三遍,我喃喃念道:"这段关系中没有坏人。"

没有两眼发绿、腰线紧束、胸部垫得老高的冷笑邪恶女王,用傲慢冰冷的姿态三两下甩掉我;我也没有因此胸痛、呼吸困难到必须去做心脏压力检测。尤其我刚发现,保险公司恐怕不会给付这项检测的费用,这简直是雪上加霜,不只痛苦寂寞到有时会在公厕嚎啕大哭,更让我欠下将近六千美元的债务。好,我不怪任何人。谘商师要我也把这句话复诵三遍:"我不怪任何人。"

她有理由跟我分手吗?我本来可以成为更好的男友吗?我四十八岁与她相遇时还没结过婚,之前挥霍了三十年时光,把一长列期待结婚的好女孩甩离我这个恶魔后卫;最近照镜子不但发现雄性秃的徵兆,还看到我过去惊人的愚行:我总是左闪右躲,蛇行逃离女方的防守。这种谈恋爱的招式,能得到不同的结果吗?现在拿再多问题来砸死自己也无济于事了。

好吧,假设她真有理由,重点也不在她怎麽做,或她为什麽要这样做,而是我怎麽应对。根据各方权威例如达赖喇嘛和时尚杂志《CosmoGirl》编辑的意见,遭遇个人挫折或恋爱关系挫败时,都要视为上天给你机会,你要用勇敢、优雅、庄敬自强的态度来面对。我的遭遇给了我机会做以下几件事:

首先,我在被甩的隔天寄了电子邮件给她,内容充满爱意,口气和缓,措辞优雅。文长大约两百字左右,我写了三小时。

我在信里写道:"我记得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是多麽美好而甜蜜,"我心想写得不错,直白中带有感性。

"我只想让你知道,对于我们曾在网球场上一起欢笑,亲吻,徜徉在海水里相互拥抱,我心怀无比感激和幸运。"

到这里还是写得很好,触动人心,但不缠人。

"我想坦承,这段关系中的所有毒素都是我带来的。也想告诉你,无论过去或现在,你对我都有很大的意义。你对我、对这段关系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关心与爱,我非常感激。"

我好想要她回来,想到胃痛,但我想起她曾怪我自怨自艾,心又沉了下去。我想了二十分钟才写出最后一句话:"想回信再回,不要有压力。"

看来她真的没压力,可恶,我现在就要打电话给她,我要跟她上床,我要每天醒来都看到她,我要跟她一起变老。如果不行,那就看到她很快变老变胖变丑。

"对我来说她已经死了,"我跟朋友说:"我一定是精神失常才会跟这种人约会,我一定有边缘性人格障碍。"

但我在日记上写的却是:"我为什麽会失去最宝贵的人呢?神啊,求求祢让她回来。"

《现代爱情》书封/新经典文化提供

(以上为 新经典文化 发行《现代爱情》书摘)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6th, 2020 at 09:27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