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人杀手》:某股恶意早已在暗处监视许久,伺机而动

奇幻基地

文|索伦.史维斯特拉普

译|清扬

农场一片寂静。马吕斯下了车,砰地关上车门,这才意识到他已经好几年没来这里了。宽广的前院一片破败之象。猪舍、牛棚的窗户上有好几个洞,房子墙壁的灰泥片片剥落,长长杂草地上的荡秋千几乎快被农场周围的高大栗树所淹没。落叶和栗子散落在碎石院落上,在他脚下嘎吱嘎吱响。他来到了大门前,抬手敲门。

他喊着厄鲁姆并敲了三次门,确定没有人前来应门、又没看到人影后,于是拿出笔记本撕下一页,留了张纸条塞进邮筒里。此时,几只乌鸦轻掠过前院,消失在谷仓前的牵引机后方。马吕斯为了这个无聊的差事千里赶来,现在又必须再开车到渡轮站逮住厄鲁姆,心中实在无奈。但他的厌烦并没有持续太久,才刚往警车走去,突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他转念一想,自己已好多年没经手这份鬼差事了,现在突然碰上,就表示老天也在帮他,让他无法赶回家面对妻子。为了弥补,他打算带妻子去柏林度假。一旦工作有了空档,他会立刻请假和妻子去那里悠哉一个星期,或者至少一个周末吧。夫妻俩自驾前行,见证新世纪的到来,并且像很久以前带孩子去哈尔森(Harzen)露营一样,品嚐当地的饺子和德国酸菜。他几乎快走到车边时,看见了乌鸦逗留在牵引机后方的原因。乌鸦围绕着一团软烂的东西蹦跳着,马吕斯走近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头死猪。死猪的双眼无神,但身体抽搐着,似乎想吓走那群啃噬着后脑上弹孔血肉的乌鸦。

马吕斯立刻调头朝主屋走去。他打开了前门,玄关幽暗,飘散着一股潮湿的霉味,以及另一种说不出的气味。

"厄鲁姆,是警察!"

没人回应,但他听到了流水声,于是朝厨房走去。那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仍然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左侧面孔毁烂,浸在她的麦片糊碗里。餐桌对面的亚麻油地毡上,躺着另一具死屍。是个男孩,也是十几岁年纪,似乎比女孩大几岁,胸口有一个弹孔,后脑杓歪曲地靠在灶台边。马吕斯一凛,他当然见过死人,但从没见过这种死状。有那麽一刻,他几乎动弹不得,最后才回神拔出腰带枪套里的手枪。

"厄鲁姆?"

马吕斯举枪,一边喊着厄鲁姆一边朝里屋走去。仍然没人回应他。他在浴室发现第三具屍体,连忙抬手摀住嘴巴以免吐出来。浴缸的水龙头依旧流着水,已将浴缸注满,而且显然已经流了一段时间。水溢出来流到磨石地板上,混合着鲜血注入排水孔中。那具光裸的女屍必定是外面那对青少年的母亲,她肢体扭曲地躺在地板上,一只手臂和一条腿都被截肢。未来的验屍报告会写她是遭受到斧头的连续砍击。就现场来看,她最先是躺在浴缸里,之后为了逃避攻击爬到地板上,并且以手脚自卫,所以才会被砍断。她的脸孔面目全非,因为斧头也往她脑袋上劈砍。

马吕斯僵立在浴室里,从眼角瞥见有东西一闪而过,这才回过神来。被丢弃在角落里的浴帘半掩着另一具屍体。马吕斯轻手轻脚地掀开浴帘。是个男孩,头发凌乱,大约十一岁。他瘫在血水中,浴帘的一角覆盖住他微微抖动的嘴唇。马吕斯连忙倾身移开浴帘,拉起男孩的手臂检查脉搏。男孩的四肢布满砍伤和刮伤,身上是染血的T恤和内裤,一支斧头被扔在他头部附近。马吕斯摸到了脉搏,立刻起身往客厅走去。

他慌慌张张地想抓起旁边的话筒,不小心把一旁装满菸灰的菸灰缸撞翻到地上,不过等他与勤务中心接上线时,神思已经恢复镇定,能够有条理地通报。救护车,需要支援,尽快;没有厄鲁姆的踪影,立刻出发!挂断电话后,他原本打算回到男孩身边,却又想起男孩有个双胞胎妹妹,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她。

马吕斯回到前面玄关处,打算爬上楼梯到二楼查看。他经过厨房和敞着门的地下室时,脚步顿了一下。他听到门内有动静,似乎是脚步声或一道刮擦声,可现在又恢复一片寂静。马吕斯举起手枪,将门再往外一拉,轻手轻脚地走下狭窄的楼梯,来到水泥地上。地下室幽暗,他适应了一下才能视物,看见通道尽头敞开的门。

他迟疑了下,内心有个声音警告他在这里打住,等待救护车和支援到来,可他又担心那个女孩。他走到门前,那扇门一看就是被蛮力强行撬开的。他跨过被丢弃在地上的门锁和门闩,进入了地下室。室内昏暗,光线是从头顶上几扇灰蒙蒙的天窗透进来的,但他仍辨识出在最深处角落的桌子下,有个小东西缩在那里。他快步走到桌前,放低手枪,弯腰安抚那个小东西。

"没事了,都结束了。"

他看不见女孩的脸,女孩只是全身发抖蜷缩着,看也不看他。

"我是马吕斯,是警察,我来救你的。"

小女孩害怕地动也不动,似乎没听到他的声音。马吕斯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处境危险,连忙环视一圈,这才明白这个地下室的用途。一股憎恶之情油然而生。他的目光穿过通往内间的门,瞥见几个已变形的木柜,霎时忘了女孩的存在,迈步朝内门走去。他一下子眼花撩乱,根本数不清究竟有多少个,但数量绝对超出想像。眼前满室的栗子娃娃,男的女的,也有动物形状的;大的小的都有,有些可爱童趣,有些神秘诡异,其中有许多的半成品和畸形的模样。这些娃娃数量之多,样式之繁杂,搞得马吕斯一时目眩神迷,那些小娃娃令他不舒服。然而,就在他恍神之际,男孩跨过了门槛来到他背后。

在千钧一发之际,马吕斯猛地想起,要记得请监识小组检查,地下室的门是从内还是从外被破坏的。他猛然意识到有个可怕的东西逃脱了,就像突破围栏的动物。而当他转身面向男孩时,这些念头像天空中一团团的云雾般消散了。接着,那把斧头劈中他的下巴,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栗子人杀手》书封/奇幻基地提供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October 7, 2021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