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松林》原着《松林异境》三部曲:松林之外的秘密更加骇人

脸谱出版

文|布莱克克劳奇(Blake Crouch)

译|卓妙容

他醒来时发现自己仰躺在地上,阳光亮晃晃地照在脸上,还听到潺潺流水声。

他的视神经痛得要死,还可以感觉到头盖骨底部传来持续却不会痛的跳动,显然是偏头痛即将发作的前兆。他转动身体,用手撑地坐了起来,将头埋在两膝之间。眼睛还没打开,就已经感觉到周遭在浮动,彷佛坐标轴被切断、成了跷跷板似地不停上下摇摆。他深深吸入一口气,觉得好像有人用高尔夫的钢制挖起杆用力重击过他左边最上方的肋骨。他呻吟着,还是强迫自己张开眼睛。他的左眼一定肿得很厉害,因为看出去的视线只剩一条非常窄的细缝。

他从没见过这麽绿意盎然的画面,又长又软的绿草一直蔓延到河岸。清澈的河水在鹅卵石间飞快奔驰。河岸的另一边耸立着一座超过千尺的悬崖。岩壁上长了许多簇高大的松树,空气中松香弥漫,还有流水的清爽甜味。

他穿着黑长裤、黑西装,白色的牛津衬衫上沾满血渍。一条黑色的领带自领口松垮垂下。

他试着起身,没想到膝盖瘫软,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他往后跌坐,震动的力道之大让肋骨感到一阵剧痛。他鼓起勇气再试一次。第二次,成功了。虽然双腿软得像面条一样,但好歹还能站。他感觉到地面宛如甲板似地晃动。他慢慢转身,脚步踉跄,小心跨出一大步以保持身体平衡。

他背对河流,眼前出现一大片空地。远处的秋千和溜滑梯的金属表面被正中午的毒辣太阳晒得闪闪发亮。举目望去,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看到公园旁有栋维多利亚式的房子,更远的地方则是一排小镇大街的建筑。整个镇最长不会超过一英里,四周被高达千尺的岩壁环抱,红色斑纹的岩石如高墙般隔绝外界。而小镇就像古罗马露天剧院的竞技场座落在正中央。最高的顶峰阴影处仍有积雪,但他所在的山谷却十分暖和,头上的天空则是一片万里无云的湛蓝。

他先检查长裤的口袋,再检查单排扣西装。

皮夹不见了。现金不见了。证件不见了。钥匙不见了。手机不见了。

唯一留下的,是内袋里一支小小的瑞士刀。

当他终于走到公园的另一头时,神智清醒许多,也更加困惑。糟糕的是,他颈部感到的跳动已经转变成偏头痛。

他只记得六件事情:

现任总统的姓名。

他妈妈的长相。虽然记不起她的名字或声音。

他会弹钢琴。

他会驾驶直升机。

他三十七岁。

除此之外,这个世界和他所在的地点犹如一张他看不懂的外国学名表。他可以感觉到真相就在脑中的某处跳跃,可是即使他手伸得再长也抓不到。

《阴松林》原着《松林异境》三部曲书封/脸谱出版

(以上为脸谱出版《松林异境》三部曲书摘)

Last modification:March 13th, 2020 at 03:0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