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竞走》:只有死亡,才能让你远离终点线

皇冠文化

文| 史蒂芬金

译| 杨沐希

灰褐色的吉普车开到石柱旁边停下,接着是一辆速度很慢的古怪履带交通工具,这辆半履带战车前后都有缩小版的雷达圆盘。两名军人爬到上面的层板,盖瑞提看着他们,觉得腹部一阵凉。他们手持军用的大口径卡宾步枪。

一些男孩起身,盖瑞提没有,欧尔森、贝克也没有动作。麦克菲看了一眼之后,似乎又回到自己的思绪之中,松树上的纤瘦男孩则无所事事地荡着腿。

少校走下吉普车。他是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晒得黝黑的肤色与简单的卡其色军服相衬得宜。他跨胸的山姆.布朗皮带上有一把手枪,脸上戴着镜面太阳眼睛。据说少校的眼睛对光非常敏感,只要在公开场合,他一定会戴墨镜。

"孩子们,坐吧。"他说:"记住注意事项第十三点。"注意事项第十三点是"尽可能保持体力"。

原本站着的男孩都坐下了。盖瑞提又望向手表,八点十六分,他觉得表快了一分钟。

少校总会准时出现。他在心里记着要调慢一分钟,然后他就忘了。

"我不会发表长篇大论的演说。"少校用遮住双眼的反光镜面扫视他们。"我要恭贺各位之中的赢家,也认可失败者的勇气。"

他转身面向吉普车后座,活生生的宁静蛰伏于此。盖瑞提深深吸起春天的空气,天气应该挺温暖的,是适合走路的好日子。

少校转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写字板,他说:"叫到你的名字,请过来领取号码,然后回到原位,直到开始。请机灵点。"

"各位现在从军罗。"欧尔森压低声音笑笑着说,但盖瑞提没搭理他。看到少校就会忍不住让人想要欣赏他。早在盖瑞提的父亲被特别小组带走前,他都说,任何国家能够制造出来最罕见、最危险的怪物就是少校,还说他是社会支持的反社会者。不过,盖瑞提的父亲倒是没有亲眼见过少校。

"亚伦森。"

矮胖、脖子上有晒伤的乡村男孩笨拙上前,少校的存在显然震慑到他,他拿了大大的塑胶一号号码牌。他用压力条把号码牌黏在衬衫上,少校拍了他的背一下。

"亚伯拉罕。"

身穿牛仔裤跟T恤的高个红发男孩走上前去。他的外套绑在腰际,看起来很像学生,外套疯狂地拍打着他的膝盖。欧尔森暗笑起来。

"亚瑟.贝克。"

"这里。"贝克爬起身来。他移动时带着虚伪的轻松,让盖瑞提觉得紧张。贝克很棘手,贝克会撑很久。

贝克回来了。他把三号压在衬衫右胸前。

"他跟你说了什麽?"盖瑞提问。

"他问我,我家那里开始热了没。"贝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对,他……少校跟我讲话了。"

"肯定不会像这里接下来这麽热。"欧尔森说。

"詹姆斯.贝克。"少校说。

点名一直点到八点四十分才结束,没有人临阵脱逃。停车场那边传来引擎发动的声音,好几辆车开了出去,候补备选名单上的男孩现在可以回家,看电视上大竞走的报导了。盖瑞提心想:开始了,真的开始了。

《大竞走》书封/皇冠文化

(以上为 皇冠文化 发行《大竞走》书摘)

by dramaqueen

Last modification:January 18th, 2021 at 09:05 pm